废旧电池等成“毒源” 家庭危险废弃物该往哪儿丢
本文摘要:调查动机 随意丢弃废旧电池会污染环境,这已被大部分公众所接受。不过,公众可能不了解,过期药品、废旧节能灯等家庭废弃物也会对环境造成污染;大家更不了解的是,在日常生活中,该如何处置这些危险废弃物才不会对环境造成危害。在北京市,有一个居民小区已

  调查动机

  随意丢弃废旧电池会污染环境,这已被大部分公众所接受。不过,公众可能不了解,过期药品、废旧节能灯等家庭废弃物也会对环境造成污染;大家更不了解的是,在日常生活中,该如何处置这些危险废弃物才不会对环境造成危害。在北京市,有一个居民小区已经开展家庭危险废弃物的专门收集。这项工作如何开展?是否有借鉴意义、推广价值?《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 本报记者 陈磊

  一个大约30厘米长、15厘米宽、20厘米高的透明塑料箱子里,整齐摆放着3层5号电池。这是家住北京市朝阳区某小区居民李平的特殊收藏。

  李平的孙子今年6岁,过去几年间,她每年都给孙子买几件电动玩具,电动玩具需要用电池,日积月累攒下了近百节电池。

资料图:废旧电池

  听说废旧电池会对环境造成污染,小区又没有专门回收废旧电池的地方,我没敢乱扔,就拿箱子装了起来。李平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其实,在家庭废弃物中,并非只有废旧电池会污染环境。资料显示,一只普通节能灯含汞量约为0.5毫克,1毫克汞渗入地下,就可造成360吨水被污染。也就是说,一只节能灯可污染180吨水。废旧电池、废弃节能灯管、过期药品这些随意丢弃后会污染环境的家庭危险废弃物,该如何处理?

  一小区设危废品收集点

  李平所在的小区是上世纪90年代末建成的老旧小区。

  6月20日,在李平的指引下,记者来到该小区一处垃圾回收点,一排5个垃圾桶,其中3个标注为厨余垃圾,两个标注为其他垃圾,没有看到专门回收废旧电池的垃圾桶。

  记者随机向小区居民打听哪里可以回收废旧电池、坏节能灯、过期药品等家庭危险废弃物,几位居民都摇头表示不知道。

  同样的难题,在北京市昌平区金榜园小区,记者找到了答案。

  6月21日上午,记者赶到位于北京市西三旗桥北的金榜园小区,由小区居民张丽曼带着在小区内探访。

  金榜园小区归昌平区回龙观镇管辖,目前还没有实行垃圾分类,但是在北京市范围内较早尝试了家庭危险废弃物分类回收。

  戴着墨镜和帽子的张丽曼目前已经退休,退休前在中国人民大学教书,退休后加入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和谐社区发展中心,开始从事社区服务和环保工作。

  一进小区西门,就见大门右首的一个小金属架上放置着两个乳白色的塑料桶,左边的塑料桶是白色盖子,右边塑料桶是黑色盖子,盖子上醒目标着有害垃圾字样,旋开两个塑料桶的盖子,一个里面扔着几盒过期药品,一个里面是十几节废旧电池。

  金榜园北门进门处,也是在小金属架哨着两个白色危险废弃物管理桶,一个桶身上贴着过期药品,一个桶身上贴着废节能灯和废旧电池。

  两个危险废弃物管理桶构成一个家庭危废品收集点。这样的点,在该小区一共设立了4个,统一粘贴了危险废弃物标签,主要收集管理过期药品、废旧节能灯、废旧电池等。

  居民分类丢弃危废物

  张丽曼回忆称,早在2004年,小区曾设立废旧电池回收桶,居民们知道消息后,纷纷把家里的废旧电池送往回收桶,回收桶很快就满了,但后来没有人到小区回收废旧电池,此事也不了了之。

  2014年,和谐社区发展中心开始在社区进行垃圾分类试点。当时,金榜园虽然不是垃圾分类试点社区,但是社区物业公司一直通过与垃圾清运的环保公司合作进行垃圾分类。

  张丽曼经与小区居委会、物业公司沟通,得到了积极回应,决定在金榜园共同开展垃圾分类,尤其是家庭危险废弃物分类。

  随后,物业公司在金榜园小区建立了家庭危险废弃物收集点和收集管理中心,居委会动员大家听取家庭环保知识讲座,了解家庭危险废弃物相关知识。

  张丽曼回忆,当时居民的反应非常惊讶,说我们把自己毒到了还不知道。

  改变显而易见。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张丽曼在小区里遛弯儿,到西门时,看到一位老太太使劲儿拧塑料桶的盖子,就走上前问她在干什么。老太太说要扔一些有毒的东西。张丽曼拧开盖子,把老太太手上的一包废旧电池扔了进去。

  专业机构进行后续处理

  在金榜园小区,家庭危险废弃物收集点收集的危废品,随时由物业公司派专人周绍文集中到收集管理中心,放在指定的安全地点暂时储存。

  收集管理中心位于小区北门外右侧,是一个临时搭建的棚子,棚子里收拾得很干净,摆放着4个垃圾桶,桶身都标着有害垃圾。

  穿着蓝色工装的周绍文挨个打开4个垃圾桶的盖子向记者展示,两个已经装满了过期药品,一个垃圾桶里面是半桶坏节能灯,一个是一些废旧电池。

  周绍文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自设立家庭危险废弃物收集点以来,已经向药监部门转运过期药品78公斤。

  他两手拎着垃圾桶的把手说,这一桶过期药品有20多斤,又该向药监部门转运了。

  张丽曼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就在几天前,他们从十几个分散的收集点集中来的废旧电池达到了157公斤,全部送到北京市的集中管理站东华鑫馨公司,再由东华鑫馨公司统一送到专业化处理厂进行无害化、资源化处理。

  据了解,2016年,和谐社区发展中心和东华鑫馨公司还给生态岛科技公司送去了5000只回收的废旧含汞日光灯和节能灯。

  据了解,这并非金榜园小区独家的贡献,自从家庭危险废弃物收集管理中心设立以来,他们还向周围小区推广,有的小区跟着设置了危险废弃物收集点,有的小区的居民则是将家庭危险废弃物直接送到金榜园小区的收集点。

  在张丽曼看来,工业化产品高度普及的时代,家家户户都有数不清的危险废弃物,过去都是随手扔掉,对生态环境造成潜在的深远的危害,亟需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

  他们现在收集的废旧电池、过期药品和节能灯等,只是危险废弃物中的一小部分,而且是能够找到回收渠道的危险废弃物,大部分危险废弃物,因为没有回收处理渠道,只好放弃。此外,无论是在北京的5000多个小区,还是在全国范围内,家庭危险废弃物的回收处理仍是凤毛麟角。

    相关内容

    网友关注